【世界博览】风滚草,是美食仍是灾难?

2018年4月18日,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和犹他州狂风肆虐,风速可达113公里每小时。加利福尼亚州的维克托维尔,是莫哈维沙漠中的一个小镇。那天,天气异常干燥。大风携掠着细沙,打得脸上生疼。下午时分,小镇居民远远望见团团模糊的身影,像大大小小的毛绒球,跳跃着,翻滚着,飞速向小镇涌来。居民吓得赶紧躲进房间,不敢再出来。这些绒球像一个个会跳舞的猕猴桃,滚动过程中大球裹带着小球,组成更大的球,以致最后会有汽车那么大。它们兴奋地跳跃着,欢腾着,穿过公路,绕过树桩,并借助前方障碍物弹跳到更远的地方。宛如千军万马,气势磅礴;又像是热闹的运动会,或是盛大的庆功 瞽者= 瞽者

加州牛仔们的日常工作,就包括清理风滚草。

汽车在它们面前步履维艰,只能小心翼翼地瞅空前行。小镇房屋阻挡了它们奔跑的脚步,它们只好靠在向风面的墙停留下来,不断堆积,直至楼顶。当越过楼顶后,一个弹跳就到了后院。一个晚上,在强风的帮助下,这些看起来一团团软萌的草球,就占领了整个小镇。摩肩接踵,随处可见,把居民住所堵个水泄不通。游泳池成了它们暂时的栖息地,后花园也热闹非凡。一位当地人说:“这种情况大概从去年圣诞节就开始了。有天我试图从后门出来,结果失败了,因为后院完全被它们占领了,根本开不了门。”

此次事件,让维克托维尔小镇约150所民宅被风滚草覆盖。导致居民被困家中数小时,无法外出。很多居民自己动手清理,纷纷戴上厚手套,携上干草叉,和风滚草展开了激烈的战斗。风滚草叶子干枯后更尖更硬,形成锐利的尖刺。在风力的推动下,能在空旷场地肆意滚动。尖刺极易刮伤皮肤,这使得清理它们很不容易。居民抱怨道:“我们每次清理得差不多了,大风又会带一波过来。并且它们会躲人,你去户外看看,它们能在你头顶飞。 一般只有零星的风滚草被吹到街上,从来没见过这么多,太糟糕了!”有时人们一觉醒来,觉得天昏地暗,还以为世界末日来临。其实只是夜里突起大风,把风滚草吹来,遮盖了原本透光的门窗。

小镇居民日常生活受到极大影响。当地有关部门出动了十多名清洁人员帮助居民,耗时一个半小时才将它们清理干净。不过居民都认为,因为小镇房屋之间没有隔离,风滚草才被毫无阻碍地吹来吹去。建议当地有关部门应该积极行动起来,采取有效措施,避免这样的事件再次发生。

一、被风滚草堵塞的公路

2019年12月30日6点31分,美国华盛顿州,警报声急促响起。报警人员惊恐地描述:昏暗中,有大量烟雾状的球形物,呼啸着,从公路右边滚向左边。它们疯狂拍打着车窗和发动机盖,发出刺耳的刮擦声。因为能见度很差,情况十分危险,已经有好几辆车被迫停下,不敢往前一步。报警所在位置,里奇兰以西约20英里的240号洲际公路。事件亲历者说,“像在玩一款惊险刺激的电子游戏。”在其提供的视频中,透过车前大灯,看见数不清的风滚草,飞速从公路上滚过,有些还卡在了车前方。没过多久,风滚草就彻底堵塞了公路,车辆完全无法通行。

内布拉斯加州的海格勒小镇每年都会举办风滚草节,活动之一是风滚草装饰比赛。这是一名参赛者的“风滚草南瓜”。

当巡警克里斯·托尔森到达现场时,发现这些风滚草已经形成了约30英尺(约9米)高的路障,将5辆汽车和1辆18轮卡车困在其中。随后这段道路被迫关闭。交通运输部门甚至出动了扫雪机,来清理这些杂草。因为它们浑身尖刺,救援人员都是全服武装——帽子、护目镜、厚手套、厚衣裤,小心翼翼地清理草堆。将被困汽车解救出来时,发现居然还有一辆汽车被遗弃了,车内没有人,车主不知行踪。经过10个小时的清理,这条公路才得以恢复通行,所幸此次事件中没有人员受伤。

根据2019年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发布的研究,美国西部的“风滚草事件”有愈演愈盛的趋势。面对风滚草的肆虐,美国使出了浑身解数。最初采用除草剂和焚烧,但效果甚微。伴随风滚草而来的,有许多有害微生物或臭虫、螨虫等,四处祸害农作物。于是美国农业部决心彻底清除风滚草。他们从两类俄罗斯和匈牙利进口的风滚草品种中,提取出能够感染风滚草的病毒,以期杀死风滚草,目前仍在实验阶段。

二、风滚草来自何方

最常见的风滚草是俄罗斯刺沙蓬,一年生,高10-100厘米,半灌木或灌木,河谷砂地、沙漠、砾质戈壁、路旁、耕地、沿海和河岸的沙滩,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。垂直生长高度为海拔0-2500米,对生长环境一点都不挑剔。大约在1873年,一批俄国移民来到美国的南达科他州。他们带来了一种既能做食物又能做衣物的亚麻种子,打算在新移民地延续以往的农业种植。但不巧的是,亚麻种子中混入了俄国的刺沙蓬种子。更不巧的是,该种子在美国本土没有天敌,也鲜少生病。于是开始了它们天堂般的生活,肆无忌惮地生长起来,15年后将势力范围扩展到了加利福尼亚州和加拿大等地。因其独特的生活特性,又被称为“草原流浪汉”。

俗话说:“人挪活,树挪死。”绝大部分植物都是这样,它们一旦在某个地方发芽,便永远待在那里,一直到生命的尽头。所以我们便有了植物不能移动的刻板印象。然而,特殊的环境可以造就独特的植物。这些独特植物就像人类的游牧民族一样,居无定所,一生都在漂泊。风滚草就是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一员。那为什么风滚草不像其他植物一样,安心地呆在一个地方,非要四处滚动呢?

原来,这是风滚草的生存智慧。晚冬,风滚草种子中螺旋形的胚胎开始发芽。日间温度只要回升至零度以上,就会立刻长成细小的秧苗。再加上一点点水分,风滚草就开始疯狂生长。向上长出细细的枝条,向下扎根最长可达2米。到夏天的时候,呈现出球形的可爱模样,青翠欲滴。然后开出玫红色至淡紫色花朵,它们依偎在多刺的叶子间。透过阳光的玫红色枝条,衬着玫红色花心,白色花瓣。风滚草花朵沿着枝条一簇簇一丛丛,绽放着短暂的美丽。在每朵花里,都孕育着生命的种子。当果实快成熟时,花瓣收缩卷曲,将果实包裹起来。

风滚草的果实不像樱桃果子美味,所以不能受到小鸟的青睐,将果实带去远方。但风滚草有自己独特的方法,来完成此项工作。秋天来临,根系抽离,枝条干枯并向内卷曲,使整个植物体变成球形。在风滚草底部有一种特殊的细胞膜,帮助风滚草完全断裂。死亡后的植株,其茎非常脆弱易折断。植株成为巨大的球体,枝条分布密集。枝条不仅密,而且非常轻。脆弱的底部,经大风一吹或被动物一碰,靠近地面的茎便被折断。

风滚草便借助风力,飞舞起来。每一次弹跳,都会散落成千上万颗种子。在风滚草的果实底部,藏着许多又小又轻的种子。一株风滚草大约就能携带250,000个种子。果实的开口处,长满密密的茸毛,使那些又轻又多的种子自己掉出来很难。但风滚草在滚动过程中,与地面不断发生碰撞,果实的种子就掉落出来。一棵风滚草就好比一架天然播种机,在轻轻松松的滚动中把种子散播到广阔的草原上。这种繁殖方式是多么的轻松惬意。在漫长的进化历史中,风滚草选择了这种繁殖方式,还真是很有智慧呢!

风滚草的这种繁殖方式引起了植物学家的极大兴趣。他们想试一下,如果风滚草不实现滚动,能否有办法传播种子?于是做了一个实验。科学家用套管把风滚草枝条束缚住,不让它弯曲,然后观察其变化。不久,结果发现:风滚草枝条因为不能弯曲,便努力向外生长,当超出套管的束缚时,它又开始弯曲了。植物学家又拿套管继续束缚枝条,枝条便继续向外生长……就这样,风滚草坚持超越束缚,时刻准备弯曲。更令人惊奇的是,经过测试,风滚草脆弱的地方已不再是茎的基部,而是在每一节套管的顶端。植物学家断定,这是风滚草为了支撑枝条生长,又要时刻准备折断,所做的自我调整。这种坚韧不屈的品格,是不是很让人敬佩呢!因此,风滚草的另一个名字就叫“九死还魂草”。其实,“会走路”的植物不止风滚草,还有美国东西部的苏醒树、厄瓜多尔丛林中的行走棕榈树(每天可移动2-3厘米)、秘鲁沙漠中的步行仙人掌,等等。

三、在中国是美食,在美国是文化

既然中国也有风滚草,为什么没有见过它在中国危害农业、疯狂泛滥呢?原因只有一个,它连长大的机会都没有。由于口感鲜美的原因,野外生长的速度跟不上中国人的餐桌需求。风滚草已经被广泛人工种植。风滚草不仅美味,营养价值还很高,且具有医药价值。

风滚草俗称猪毛菜,嫩嫩的茎叶清脆水灵,可以凉拌、烧汤、裹面油炸等。种子磨成粉后做饼、煮粥、泡茶等。自古风滚草就在我们的菜单上。清圣祖康熙所撰《几暇格物编》中记载了康熙亲自试吃的情景。内蒙古阿拉善旗的沙米凉粉、甘肃民勤的羊肉沙米面等都有风滚草的影子。《圣济总录》中记载,风滚草在治疗荨麻疹上有着良好的效果。此病一年四季均可发病,老幼都可罹患,约有15%~20%的人一生中会得此病。《本草新编》中记载,风滚草还有明目的功效,并且能有效缓解目赤。作为医用的风滚草,其种子含有胆碱、粘液质、维生素B1、脂肪油等多种有益人体的元素。

唐代诗人李白有诗《送友人》:“青山横北郭,白水绕东城。此地一为别,孤蓬万里征。浮云游子意,落日故人情。挥手自兹去,萧萧班马鸣。”诗中的孤蓬就是风滚草。表达友人别后将如孤蓬万里,不知要飘泊到何处,隐含不忍分离之情。风滚草不仅是文人墨客笔下的玩物,就连生态学家对它也是喜爱有加。加利福尼亚查普曼大学生态学家夏娜·韦尔斯认为“风滚草因其旺盛的生命力,可以增加荒漠植被,为野生动物提供栖息地和食物。”20世纪30年代左右,美国的一场沙尘暴期间,就曾面临着放牧业一次严峻的危机。沙尘暴把许多原有的植被给覆灭了,牲畜陷入了食物紧缺的困境。但恰好有顽强的风滚草,很合牛羊口味,成为干旱贫瘠放牧区很好的牲畜饲料。

如今提起风滚草,它已经在电影中参演角色,成为烘托氛围的实力担当。两位狂野的西部牛仔在沙漠中对决时,两人之间吹过的几簇风滚草,向观众传达一种微妙的情绪。这突如其来的到访也许缓和了气氛,化干戈为玉帛;也可能激起一番决斗厮杀。于是风滚草、牛仔、马车一同作为美国西部文化的象征。美国人把风滚草的装饰作用发挥到了极致,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到来时,他们把风滚草堆成了一棵富有创意的圣诞树,放在院子里作为当地独特的装饰品。当然,还有不少美国人直接将收集到的风滚草丢进壁炉里,作为免费燃料,省了一笔家庭开支。

风滚草自由奔放的个性让美国的杰·谢佛深深着迷,他成立了一家公司,专门出售一种名叫“风滚草”的迷你房屋,这种房屋的设计灵感就来源于风滚草的外形和特点。房屋宽2.5米,长3.5米,木屋虽小,却五脏俱全。内有有客厅、卧室、厨房、厕所、浴室等。随着房价升高,越来越多的当地人选择建造迷你房屋,风滚草一夜间也变成了不错的生财之道。或许只有我们善待植物,它们才能加倍回馈我们,人类和自然的和谐共存,才是天堂。

本文载于《世界博览》杂志2020年第13期

责编:南名俊岳

点此返回资源网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共  条评论

评论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0 www.91tvb.cn  E-Mail:934762913@qq.com  

观看记录